含1062款国产游戏与55款进口游戏2021年1月16日

2021-01-16 21:16:00
dcadmin
原创
30

截至目前,国家新闻出版署官网已公示今年1117款游戏过审,同时也发布17款游戏“因存在违规行为”遭到版号撤销。  严格的版号审批背后,与游戏版号违规交易市场以及保护未成年人防沉迷有着密切关系。控制游戏总量,追求精品游戏成为当前的首要选择。  但收紧的版号与不定的审核时间,对当前游戏市场产生的影响深远。如何在游戏行业的合规发展与严格的版号监管之间找到平衡? 专家建议,可对版号进行相应分组、公开游戏版号的审批标准与审批时限等。  根据Steam DB开发者透露,当游戏在“蒸汽平台”发行时,厂商必须填入游戏版号,以及游戏必须有敏感词过滤、反沉迷措施,游戏启动前设有健康提示等条款。  年初,北京、上海、广州多地部门发布关于整改无版号运营、版号套用、游戏马甲包等问题的规范文件。  各渠道也同时对版号加紧审查。字节跳动的穿山甲联盟要求游戏必须在今年3月6日前提供版号,否则将停止返回广告或者暂停结算。应用商店App Store要求6月30日前,iOS上任何付费游戏或可提供App内购买项目的游戏均需提交版号。  截至目前,国家新闻出版署官网已公示今年1117款过审游戏信息,含1062款国产游戏与55款进口游戏。这意味着,多个月份的过审游戏量不过百。  9月以来,国家新闻出版署官网已经连续两次公布版号撤销公告,17款游戏“因存在违规行为”遭到版号撤销。  如由河北冠林数字出版有限公司出版的两款游戏《点兵三国》和《指尖王者》,在国家新闻出版署公布的运营单位是广州万容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在多个游戏下载平台显示的开发商则为广州粤辰星电子科技有限公司。  被撤销版号的网页游戏《浴血战魂》的运营商为上海索乐互娱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索乐互娱”),该公司官网于9月25日发布了停止运营《浴血战魂》的公告函,要求任何公司不得再运营该游戏,应立即下架。  对此,索乐互娱相关负责人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浴血战魂》违规属实。此前公司曾将游戏授权给其他公司运营,但其他公司此后是否再次授权别家企业无法知晓,因此才发布公告要求有推广这款游戏的网站尽快撤销。  根据《关于移动游戏出版服务管理的通知》第7条,已经批准出版的移动游戏变更游戏出版服务单位、游戏名称或主要运营机构,应提交有关变更材料,经省级出版行政主管部门审核后报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办理变更手续。  广东卓信律师事务所合伙人柯立坤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分析,如果是游戏联运则不需要办理变更,这是一种非常正常的市场化行为。但若是表面上签署联运合同,实质上把运营管理的主导权全部给了代运营方,则是一种规避手段。  “国家新闻出版署授予版号最主要的要求有出版单位需具备资质,运营机构具备资质(ICP证)、游戏作品内容合规及游戏符合未成年人保护要求。”诺诚游戏法创始人朱俊超分析,这些游戏被撤销版号,可能是由于出版单位或运营机构资质丧失、游戏作品内容变动不合规或未做到未成年人保护措施等,此外违法版号买卖也可能是版号撤销的原因,这本质上也是由于作品变动但未进行重新申请版号。  根据Newzoo以及SensorTower数据预测,2020年全球游戏App市场规模约772亿美元。其中,中国以264亿美元的市场规模继续领先全球,占全球市场份额超过三成。  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发布《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仅2020年上半年,我国新增游戏企业超过2.2万家,平均每天新增122家。国内网络游戏市场销售总收入中,移动游戏占比为75.04%,远超其他各类游戏。  如此庞大的市场中,一些游戏为了获得游戏版号,从而实现游戏的正规运营,不惜通过非法渠道获得游戏版号,如新游戏套用旧款游戏的版号、游戏版号买卖、公司之间的游戏版号转让等。  与之对应的游戏版号买卖的中介也应运而生,某知名生活服务平台上便有中介公司声称可以提供购买版号的服务。  面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提出需要塔防类及棋牌休闲类游戏版号的诉求,上述公司的李经理介绍道,“目前是有价无市的状态。特别是棋牌类游戏的版号,前段时间监管比较严,已经倒了一批了。加上疫情期间大家都在家玩游戏,游戏版号的市场需求量很大,剩下的好货也不多了。”  据其透露,买卖游戏版号的方式主要有两种,第一种是直接收购拥有某个游戏版号的“壳公司”,这类公司往往包含五证,即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ICP证书)、软件着作权、游戏版号、游戏备案,连公司法人一起变更。  第二种则是签订游戏版号授权协议,分为长期或短期授权。“程序比较简单,不需要收购公司,直接将软件注册的原件签一个授权委托书,签完后基本几个工作日就能办下来。”李经理表示,后期上的游戏名称必须与已获得游戏版号中的游戏名保持一致。  在价格方面,李经理表示,授权游戏版号一两年时间约为10余万,若是永久授权需20万以上,收购“壳公司”的价格则是在这基础上翻倍。相比塔防类休闲小游戏的版号申请,棋牌类游戏版号近几年申请难度很大,如需购买,多为比较老的游戏版号,若是斗地主、捕鱼类游戏的“壳公司”收购价格甚至高达90至100余万。  “面对庞大的中国游戏市场和乱象频出的现状,审核机制是必要且有效的,事实证明在版号制度收紧后,上述的中国游戏市场状况确实改善明显,但不可否认,仍有一些游戏‘顶风作案’。”朱骏超认为,无版号、套版号运营,扰乱健康的游戏市场,成为游戏版号审批收紧的重要因素。  近年来,与游戏相关的社会事件甚至案件日渐趋多,未成年人沉迷、消费问题频出。10月17日通过的未成年人保修订案中,也对网业合规提出诸多要求。除了对内容提出规范外,还规定网络游戏的网络服务提供者应针对未成年人使用其服务设置相应的时间管理、权限管理、消费管理等功能。  一位头部游戏企业的产品发行人员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目前对于版号审核的具体标准尚未明确,但可以看出监管层对游戏的价值导向十分看重,希望通过控制游戏总量,追求精品化的游戏。  从这一层面来说,严格的审批制度保证了游戏的合规性,对于玩家而言,低端劣质游戏产品会变少甚至绝迹,可玩的游戏质量更高,不合规游戏带来的负面社会事件也将会更少。  自2016年7月相关部门将手游纳入版号审批范围之后,游戏版号成为游戏正式发布的通行证。如若没有游戏版号,新游戏只能进行测试,但无法开启充值端口,进行商业变现。  “目前的中国游戏市场而言,游戏开发成本越来越高,游戏生命周期越来越短,版号的常规审核下发时间为大约60-100个工作日,如果加上游戏修改时间,不少游戏需要半年的时间来申请版号,部分游戏公司未等版号下发已经倒闭。”朱骏超表示,即便是财力雄厚的大厂,对于游戏版号的审批也曾经过煎熬等待。  以腾讯出品的手游《和平精英》为例,朱骏超介绍,其前身《绝地求生:刺激战场》由于版号审批暂停,始终以测试状态运营,玩家不可付费充值的状态从2018年2月持续至2019年5月,最终拥有版号的《和平精英》上线取代了《刺激战场》。  于腾讯这般体量的大企业而言,尚且能承担高额成本,但不少在国外爆火的游戏来自于小型独立工作室,甚至是个人开发者,这些游戏开发者有创意和技术,却可能没有能力撑过等待游戏版号的审批期。  “目前游戏行业的收入、版权和版号都有逐渐集中的趋势。可以对版号进行相应的分组,增加中小公司单独组别,确保部分中小游戏公司、创业公司也能分配到版号。”柯立坤表示,尽管中小游戏公司因为成本的原因,无法创作成本高昂、工业性很强的产品,但游戏产业既是工业化的,也是带有创作属性的,鼓励这些中小游戏公司申请版号,可以增强游戏文化的多元化,也避免了游戏产业利益过度集中于少数公司。  “大部分游戏公司申请的游戏至少要修改1-2次才能通过审核,导致版号过审时间大大延长。官方应将游戏审批的各项标准明确具体化并对外公布,并根据社会的发展实时进行调整,减少因信息不透明而导致的多次修改。”朱骏超表示,公开审批时限,可以让游戏公司对版号过审时间有一定心理预期,提前做好后续游戏发行准备工作。

文章分类
联系我们
联系人: 千亿游戏官网